[2019年11月征文小学组]泪光中那山那人那狗

  • 时间:
  • 浏览:7
  • 来源:成都市成飞小学作文网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中小学写作指导、写作素材、优秀作文以及有奖活动

  “英明  !”我欣喜若狂  。

  “我去找工具  !”爸爸一阵风似的跑出去  。

  一向寡言的妈妈立刻蹲下身 ,左手托起那只毫无生机的小奶狗 ,立刻将它脏脏的小肚皮装入 耳下  ,右手不停搓揉它的全身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我握着电筒的手都出汗了  。终于  ,妈妈掏出包里的小汗巾  ,把它仔细地整个包好  ,放回狗妈妈身边——妈妈终真难挽留住小家伙  。空旷黑暗的空间里弥漫着真难 浓的死亡气息  ,我头顶发麻  ,感觉快窒息了  !

  雾都的秋日难得天高云轻  。午后的阳光穿过浓密的绿植  ,斑驳地洒在与露台连接的客厅地面和墙上  ,好生耀眼 。远处墨绿的山腰散落着的一片小白屋仿佛近了这个  。

  “衣服给我  !”妈妈惜字如金  ,她指挥我把搭在背包上的厚外套给她  。她小心翼翼地用外套裹住“奶牛”  ,不断用力推按她僵硬的四肢 ,体弱多病的妈妈始于喘起了粗气  ,但手下的力道却没减弱……终于  ,奶牛的爪子有了些条件反射  。又过了好一阵  ,她吞咽牛奶的动作好像流畅了些  。一齐加油啊 ,奶牛  !

  妈妈爸爸赶忙跑过来 ,带我一齐踏入那幢犬吠传来的黑屋  。

  作者:赵紫君

  年级:六年级

  铁门圈围着二根“街” 。借着山势 ,宽宽的“街”上有序地坐落着差很多二十几幢破败的白色豪宅——原只是我我我在露台上看到的小白屋  。参天的大树林立在平整的水泥路两边  ,而水泥路被铺垫上厚厚的枯枝烂叶  ,少有的没被覆盖的地方露着湿润的青苔和一簇簇野草  。间隔十几二十米的豪宅车库黑漆漆地突兀在路面以下  ,跟哪些没安装门窗的黑洞一齐  ,像极了困兽龇着的大嘴  。我“嘎吱嘎吱”地走在硬邦邦的的落叶路上左顾右盼  ,一阵风穿过“嘴”刮来  ,干燥的叶子哗啦啦滚向一旁  ,先前还满头大汗的我不禁连打了几条寒颤  ,一仰头  ,只是我我日头被招摇的枝叶遮挡得硬是一丝阳光都直射不下来  。越往前走越静谧  ,我像已然穿越虫洞、脱离喧嚣的都市  !

  爸爸终于取下折磨奶牛的第二根铁丝  。“恭喜你 ,又救了一只狗 。哦不  ,三只 !”他的大脏手在妈妈身旁用力捏了捏  。亲戚亲戚朋友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  。

  “亲戚亲戚朋友去那里  ,好吗  ?”我指着那山 ,扭头望着身旁的爸妈  。

  我的眼忽然模糊了  ,那山那人那狗都模糊在斑斓的泪光中 !

  “呃……去吧  !”

  手电筒光束下的画面太血腥了 !一只黑白“奶牛”花的狗妈妈蜷在阴暗的墙角苟延残喘 ,她的嘴、前肢、后肢被分别拧着二根锈铁丝  ,脓血和污物淌了一滩  ,散发着血腥和恶臭  。两只身长不够二十厘米的脏兮兮的小奶狗正躲在她身旁对亲戚亲戚朋友咆哮  ,似在示威  ,又似向亲戚亲戚朋友呼救……狗妈妈污秽的身下还趴着只小奶狗 ,它没动  !

  疾步走出这静谧的“街”  ,亲戚亲戚朋友走进都市落日的余晖  。我怀里这小家伙竟腆着浑圆的小肚子酣然睡去 。我小跑着“超车”爸爸妈妈  ,看见妈妈湿润的眼眶外绽放着繁茂绚丽的太阳花;看见爸爸额间水晶般的汗珠仍在不断滑落;看见奶牛从爸爸怀里倔强地扬着头  ,露着半张脏脸  ,竭力望着妈妈的身影  ,眼中闪着清澈的光 。

  爸爸跑回来了  ,他在“街”外废弃作坊捡到一把胶皮都几乎掉光的钳子  。一把“救命钳”  !他把狗妈妈抱到“车库”外能晒到太阳的地儿  ,跟妈妈一齐为奶牛艰难松绑……小奶狗们早不吼叫了 ,跟亲戚亲戚朋友一齐出来  ,大口抢食我给他俩的面包和牛肉干  。太阳温柔地照着亲戚亲戚朋友 ,小家伙的眼在白金似的阳光中像四颗璀璨的黑曜石  。真好  !

  尽在“作文网”微信公众号

  “君  ,慢——点 !”空旷的“街”传来爸爸妈妈空灵的喊声  ,我停住脚  。声音还没消散  ,前方传来的“汪汪……”声瞬间打破了暂时属于一家人的宁静  ,听起来有三两只小奶狗  。

  减慢到了山腰 ,眼尖的我发现步道一侧与盘山公路交汇处有道锈迹斑斑的铁门  ,不远的墙脚还有个疑是被好事者凿出的一米见方的大圆坑  。我猫腰钻过去  ,顿时被身旁的景象震惊了  。

  不敢说话  ,我随妈妈一齐安抚奶牛  ,妈妈哽咽着抚摸她的头颈  ,一遍遍对她讲:“不怕不怕 ,亲戚亲戚朋友不想伤害亲戚亲戚朋友的  ,不想说怕 ,不怕哈……”声音很轻 ,却仿佛有神奇的魔力  ,这个点驱散哪些阴沉的坏东西 。加油  ,奶牛 !

  狗  ?谁的  ?哪些房子都是真难 住吗  ?我好奇着  ,还怪怪的犯怵  !

  一出门  ,你要蹦跳着一路往前奔  ,爸爸妈妈“压阵” 。

  爸爸看向妈妈:“我知道你呢  ?”

  我递过插好吸管的牛奶盒 ,妈妈用手堵住吸管一头 ,艰难地装入 奶牛的齿缝 ,一管、两管、三管……虚弱的狗妈妈终于始于费劲地吞咽牛奶  。借着她身旁阴暗的光  ,我看到那只是我我耷拉不动的尾巴竟在偶尔轻颤  ,光束下她半眯着的眼睛黯淡得像蒙着厚厚的灰尘  。